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jy8880的博客

有容乃大,无欲则刚。心胸宽阔,快乐健康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责必论道  

2011-11-25 23:41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极品女红《责必论道》

 《天道》精华




责必论道 - 极品女红 - 极品女红
责必论道 - 极品女红 - 极品女红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责必论道 - 极品女红 - 极品女红




发现苦难是人生苦难的开始:    
 我们多年来,或者客观地说我多年来,有一个不能解开的结,就是——立与破,提出问题与解决问题之间的矛盾。    
 今天突然把这个问题想通了:责即诊,诊而不断,无异于将病症断成了绝症。所以,真正的责应该包括深层的问题解决。所谓问题的解决也是分层次的,比如地震,我们骂人,我们责难,谁都知道这没有办法解决救人的问题。但是能解决眼下救人问题的不能解决更深层的文化问题,也不能解决现实意义上的救国问题。王2上次批评过我了,别老是想着救国救民还把自己累着。不过今天,有了“责必论道”四个字,我就解脱了。如果责都是在论道,那么不论道的就不是责了。不是责了也就不会出现通俗意义上的被责。假如你要对责问责,那么就应该是对论道而论道,说白了,就是要拿空对空导弹打空对空导弹。按照原来的做法,是拿空对地导弹打空对空导弹,真真正正的“空对空”,根本不在一个维度上。     
已经很多时候不搞这些空空的东西,但是突然在复习WTO和一些理论的时候,想到,到底什么是解决现实困难的方法。注意,是方法,是手段,而不是道。其实社会上有很多种的人,活在不同维度却在同一个空间,假如你不是火星人的话。这个共同的空间是一个现实实体的世界,而那些不同的维度就是思想世界。我读大学的时候,隔壁寝室有人跟我说过一个故事,一次他高中时期的作文得了高分,老师表扬了他还写了很多评语。可遗憾的是,老师对他文章的解读完全和他要表达的思想相反,于是高分和评语成了最大的嘲弄,他长叹一声说:“看来人和人是不能相互理解的阿!”     
我们活在当下这个共同空间里,无所依而有所依。还记得小石潭记里面那句著名的“皆若空游无所依”么?那时候我们一直在背,连最后去了哪几个人随行都要背出来。可是不晓得有多少老师和学生真的参悟了这句话涵义,或者说,我们对文本的解读多少程度上是一种享受抑或是自作孽。在这里,所谓考试和教育其实都是次要的,这句话对真正需要,或者说真正敏感的人而言就是道。对于需要靠它得分,需要靠它拿工资的人们来说,它就是一个考点,就是句子本身,就是某个作家在某个郁郁不得志的时期写的一句话,仅此而已,别无他意。接着说人和人不能互相理解的问题,我们不是作者,所以这里面存在一个“子非鱼”的问题。可这到底是不是影响了论道呢?没有。道之所以可论,原因在于它是一个共同空间的存在,尽管在不同维度的显在是不同的。我们可以说人和人是不能理解的,老师不能理解学生的文章,但这不影响老师和学生论道,如果双方愿意的话。     
回到文章开头所讨论的“责”,我们有句话大家耳熟能详——所谓“人人有责”,当然了发展到现实中就成了人人无责,人人可问责变成了无人被问责。我想说的是,每个人都有责任去责自己,责他人,责一切你能看到,甚至你看不到的东西。如果这样说“人人有责”就不是傻瓜式的口号和被人讥讽的现实笑话,而是真正的责,是一种上升的责。     有人问,上升有用么?没有用。既然没有用,为什么要存在?存在的不都是有用的,人的阑尾就是一个不错的例子。当然,人的阑尾和上升没有可比性,仅仅是一个通俗的例子。所谓理论指导实践是用一种等价交换的思路讨论上升的价值,我们可以认为人基于某些东西,比如数据,比如逻辑推导,试验,甚至是空想和假设,制造的理论目的就是指导实践。但我们能看到更多的不等价交换,上升的东西与实际的距离很远,它根本不具备指导性,甚至连参考的价值都没有。那些上升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是没有意义的,至少在短期内是没有意义的。为什么还有人对此感兴趣,还是那句话,人活在不同的维度中,人需要给自己的存在找一个理由,还需要给自己的心灵找一片净土。     
如果从这个意义上说,经济学的领域永远是方法,还不能上升到道的层面。好比我们看到中国的恩尔格系数按照国际标准,我们已经小康了,城市已经富裕了,可我们依然面临了太多的现实困难。即使有一天我们的人均GDP到达了所谓的发达标准,也不能解决人们精神的困惑。西方国家说,我们经济上去了,却没有民主,所以中国的模式是错误的。这不值得我们生气,因为就算我们有了经济增长同时实现了西方民主,这也不意味着天堂的实现。西方民主只能解决民主能解决的问题,就像我们已经看到市场经济只能解决市场所能解决的问题一样。如果一定要说,什么才能解决一切问题,那我们只能去教堂去寺院去清真寺,那里有人类想要的所有答案,却不能给你馒头,如果他们的工作人员也不够吃的话。    
 我很小的时候还在日晖新村,也就是我自己能记得的第一个家,应该是87年或者88年,家对面的街角有个卖雪碧的小店,那时候人生唯一的奢望是能喝一瓶雪碧。因为我娘付账,我也记不得具体的价格,应该是1毛或者2毛钱一瓶。那会儿,人的社会化才开始,没有接受学校的正规教育,也不认识字,更加没有理论基础。我总想着能找到一个办法,让我母亲经常买雪碧给我,可是她是一个很严格的人,她说雪碧多喝对身体不好,而且教育我要厉行节约,不该花的钱就不花。于是在家门口等车的时候,我就望着那个小店。我不会提要求,因为那对于获得雪碧来说不是做好的选择。我只是默默地望着,直到有一天我母亲发现我的愿望其实并不过分,而且她也不愿意让孩子觉得生活过于枯燥和没有希望。现在我还是很喜欢喝雪碧,但现在的雪碧和那时候望眼欲穿的雪碧不是一种东西。道就是这样的东西,你等着,盼着,也许能盼来,也许盼不来。也许你盼到了,却发现它和你的期望有很大的差别,于是你失望了,这就是人类在神性面前所展现的某种局限性和可爱之处。其实,我当时确实就等一瓶雪碧,没有任何其他附带的东西。可那却成为了我童年美好记忆的一部分,也是我对南洋中学128终点站最深刻的记忆,尽管我已经20年没有去那个地方,但是我依然清楚记得20年前那里的样子,在我望着那小店的时候,等来了很多东西。那些东西,我小的时候不可能把它们转化成有用的东西,可20年后可以。人类童年对于自然未来和自身的期望与想象,不正是我们现在所谓有用东西的来源么?那么现在责,在未来它是有用的。注意,我对有用本身没有兴趣,可人要吃饭,所以人对有用是天然有兴趣的。就像我首先是对雪碧有兴趣,其次才是对空泛的概念有兴趣。假如不说有用,社会不会接受,人们不会接受,这才是痛苦的根源。因为我能决定自己生活的维度,却不能生活到另外一个空间去,同时我不也不想。问题的根子出在,我是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人,尽管我对宗教有兴趣,可宗教对于我就和其他学科一样,是学科,不是信仰。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人,注定了只能活在这个现实的空间里,而且把希望寄托的今生而不是来世,把所有的努力和愿望留给当下,最多留个儿子或者女儿。这是一个上限,因为人超越不了上帝、佛、真主,也超越不了自己,所以我还是我,永远是一个不知道自己是谁的那个我。什么时候我不写这些了,什么时候就到了突破上限的极限,那我就快到了不是我的边缘。
 
 

《天道》经典片段合辑


责必论道 - 极品女红 - 极品女红
责必论道 - 极品女红 - 极品女红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

 


 

 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